绩溪论坛 - 关注绩溪百姓生活 弘扬徽州优秀文化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83|回复: 3

徽州复名(三):任重而道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18 20: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舌头 于 2016-6-18 20:42 编辑

徽州复名(三):任重而道远

  人的一生中,对社会作贡献、对家庭有担当的黄金年华,算起来一般也就30年。徽州复名的话题延续30年,民间呼声此起彼伏,官方长期缄默不接招,其症结究竟在哪里?

官方:缺乏共同认知与推进

  徽州文化是一个地方文化,它对老徽州的“一府六县”有很强的凝聚力,这个区域内的人们对徽州有深深的感情。“徽州复名”得到热议,自然是文化界、学术界有关人士根据民情民意推动的结果,从历史与文化传承的角度看,复名徽州应该是没有多少异议和质疑。
  改“黄山”为“徽州”,在黄山市的政治、经济、社会生活中,显然还不是重点或中心工作。市委、市政府要掌握大局,统一思想(如目前的“两学一做”活动),落实各项经济(如GDP)指标等必修课,五、六届领导班子的处理意见一脉相承,没有提上议程的“事”就自然没有实际结果。
  1995年初上海《新民晚报》发表《可惜从此失荆州》,1996年底《人民日报》发表《欣闻荆州又复来》间隔不到两年时间,时任荆沙市委书记卢孝云是荆州石首人,“荆州共识”产生强大的推动力,堪称是内因外因珠联璧合的典范。现在全国各地的地方主官都从外地调入,当黄山市的主政者了解、热爱徽州文化了,很可能又要易地就职。
  如何实现一百多万人的“徽州复名”梦,从中国现行的管理体制来看,谁的作用最大其实很清楚。5月初,看到一条微信,称“澎湃新闻”通过采访,黄山市主要领导说:一座驰名世界的山、一个历史悠久的文化、一片茶叶┅┅黄山已名至实归;然后说改成“黄山”不是拍脑袋的决定、改名“徽州”至少要花费1亿元。这条微信很快因“违规”被删除,上面是记忆解读的三点。如果这条消息真实,我们的梦又将再次飘向远方,但琢磨一下“被删”的原因,仍有让人继续做梦的遐想。
  黄山市政府官方网站有句宣传口号:梦幻黄山,礼仪徽州。看上去有歧义:这个“黄山”,指的是黄山风景区、还是黄山区、或是整个黄山市?配的背景图是迎客松加云雾,外人一看大都会以为指的是黄山,那么“中国·黄山”到底指哪里就把人绕进去出不来。这个“徽州”指哪里?是从歙县析出来的那个区吗?显然不是!这里实际上是把“黄山”、“徽州”当地名的,只有徽州复名了,这句口号才真正的名至实归,举全市之力打造的外宣形象才不会让人议论缺少地理和文化常识,从这个角度说黄山市政府责无旁贷。
  “徽”字在各种字典、辞典中有十几种解释,用在州名、省名乃至人名中应该是取“美好”之意吧?徽州得名有“两说”:一是绩溪有徽岭,二是与“歙州动乱”有关,方腊是赵佶主政时平定的,那时他还没有被称为“宋徽宗”,歙州更名肯定和他的这个“徽”无关,史实有“徽钦二帝为金人所掳”,赵佶就是个被“绳索”“捆绑”过的皇帝,很符合这种意思,但还是赵家掌权的朝廷给他封号,大概不会给自己的祖宗脸上抹黑,因此还是用“美好”解释比较好。后来这两个“徽”联系在一起,也许是偶然的,但用“皇恩浩荡”来看待,岂不是皆大欢喜?看官,你意下如何?
  1996年荆沙市改名时,沙市是湖北省新型城市的代表,工业产值远超荆州,名声比肩深圳,更名荆州只用了两年;襄樊市(县级)1950年组建,1983年原襄阳地区并入襄樊市(地级),李辉先生2001年发表《襄樊何不称襄阳》,2007年襄樊市政府宣布启动改名工作,2010年底更名为襄阳。看看荆州、襄阳归来的历史,沙市、樊城被“吃”掉,可见遇到的阻力和工作的难度有多大,徽州复名的困难与麻烦真是不能比,湖北人能做到的事,咱安徽人难道就没有能力和智慧来做到?
  当然湖北还有沔阳很委屈,从州变为县再变成镇一直走下坡路,它的湮灭源于“焦土抗战”:天上日本飞机轰炸,地上国军放火形成一片废墟,目前沔阳城旧址交通不便,水泥修复的“文物”又太假,即使“仙桃”改名也不再是那个千年沔阳。徽州呢,主体还在,“一府六县”民意昭昭,虽经过太平天国、文革两次文化浩劫,仍有众多的珍贵文物遗存在徽州土地上,许多修复工程(如徽州府衙及城墙)看上去也原汁原味。假如沔阳都恢复了,江东父老会咋想?
  徽州得名895年,安徽得名349年,黄山市(地级)得名29年,一届领导班子任期5年,在历史的车轮中,谁是匆匆过客?唐宋元明清有80多个皇帝,开国的不算(因为考历史必须记),我们能记住几位?因《永乐大典》记住朱棣、学诗词记住李煜、查字典记住康熙┅┅没有一点改变现状、开拓创新的政绩,后人肯定不买账。谁能在历史记录中留下痕迹?改名“黄山”的历史已经被记录,民间的怨言声声入耳;复名徽州的历史必然也会记下,时任主政者及领导班子肯定会被徽州人民所铭记。敬畏历史和文化是每一个人的良知与善举!
  一篇报道引起石家庄要不要改“正定”的讨论,5天后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没有改名的动议和规划,反应及时一周搞掂;荆沙、襄樊在媒体提出质疑后用2年和9年成功复名荆州和襄阳。徽州复名提了29个年头,《人民日报》的质疑也过去了18年,安徽省政府还有“赞同”的答复,黄山市、绩溪县官方总要给个正面回应吧?不能改的理由公众有知情权吧?民间的呼声普遍而持续,当届政府继续无视势必让继任者也要面对同一问题,长期以往政府的公信力就会越来越低,人民的抱怨也会越来越多。当前的“魏则西事件”、“雷洋事件”已经让国家机器中许多部门警醒,相信“徽州复名事件”也让有关部门看到了这是一个顺应民心、凝聚力量共筑梦的好时机,徽州归来有希望。

 楼主| 发表于 2016-6-18 20: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舌头 于 2016-6-18 20:17 编辑

民间:缺少领军人物与行动


  回顾婺源首次回归徽州的历史过程,或许对徽州复名有所借鉴和启迪。
  1930年至1934年,蒋介石调集军队围剿江西“赤匪”,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估计有部分队伍潜入婺源山中。出于巩固政权的需要,国民政府列了几条理由将婺源划入江西,因为决定违反民意,婺源人走上了13年的回归路。
  1935年歙县《徽声日报》发表《婺各界为“九四”纪念告旅外同乡书》;1946年,省立徽州师范首任校长江植棠和第三任校长查景韩等婺源籍人士,挑头成立婺源县参议会,上下串连,发起声势浩大的“回皖运动”,并准备在南京国民大会召开期间,由徽州同乡会呈文向蒋介石请愿。后来经胡适托内政部长张厉生转呈蒋介石,委员长同意后,国民政府内政部派员到婺源勘察,1947年婺源回归徽州。
  婺源首次回归徽州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当时抗战刚刚胜利,蒋介石1946年11月强行召开国民大会的目的是要搞独裁和准备打内战,他的劲敌是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同盟,“国家大事”一头包估计脑子都不够用。假如老蒋比较闲,你将他定了不久的事翻过个,不骂你“娘希匹”才怪!胡适颜值挺高,抗战期间做过驻美大使,又当着北京大学校长,给蒋介石的印象应该相当不错,加上也需要内政部长跟着干活,让一个县换个省管没有什么损失,一句话的事就算送个人情。到江西考察的官员自然是内政部长派出无非是走走过场,江西人即便被婺源人骂得(如“驱逐老表,恢复河山。”)很生气但没有用,江西省任命的官员不高兴也无济于事。假如内政部大员和江西省官员联合起来,列出好多条理由说这个事不能办,那么这段历史就很可能已经改写。
  徽州复名之路走了接近30年,一大批在全国和安徽省内外有影响的前辈和后起之秀,发表了众多的呼吁文章,有个统计说全国有200多家媒体参与,有600多人次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出议案与提案和人民来信,一个区域性事件已演变为全国舆论关注的话题。但是很明显都只停留在“纸上谈兵”状态,还没有人像江植棠、查景韩那样,不仅讲而且做;虽然有许多建议贴近实际,但还没有形成全面的战略设计和具体的实施方案。民间的力量需要统筹资源,要有一个组织主持分析徽州复名的现状,研判实现“徽州梦”的主攻方向,拿出复名利弊评估的权威性报告,合情合理合法地争取各方面的支持与参与,为政府有关部门决策提供建议和收集相关数据,愚公移山,终有感动大神的那一天。
  安徽省徽州学会、黄山市徽州学研究会、黄山学院徽学研究中心等社团为研究、弘扬徽州文化作出了很大贡献。老师们最知晓徽州的历史、最理解徽州的乡愁、最清楚徽州的民心,是徽州复名路上的中坚力量,相信他们不会仅仅停留在学术研究上,到了合适的时候定会摇旗呐喊,并推出领军人物率领民间团队不屈不挠地走向前方。
  胡适对婺源首次回归徽州的作用显而易见,但徽州复名也有类似的机会没抓住。原国家主席江泽民在卸任前视察了旌德江村和婺源江湾,在听了徽州文化介绍后说:“如此灿烂的文化,如此博大精深的文化,一定要世世代代传下去,让它永远立于世界文化之林。”又指示说:“要让中外游客来了解徽州,了解徽州文化,打好徽州文化的世界品牌。”如果这时有人斗胆汇报一下徽州有民意要复名,说不定就有具体指示。相信绩溪龙川民间还有与前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及其亲属的沟通渠道,这种力量的推进结果往往事半功倍。
  有一个值得尝试的方法:促请30位以上的黄山市人大代表联名提出“徽州复名”议案,依法向人代会提交并争取列入会议议程,无论结果如何,作用是非同小可,而且成本低廉。同是草根的人大代表,没有乌纱帽的羁绊,不怕领导不高兴,不用看脸色行事,一次不行明年再来,届届提,年年提,锲而不舍主攻黄山市这个堡垒,坚信总能遇上开明的那一位。
  民间的呼吁不是与官方唱对台戏,更不是煽动群众影响社会安定,我们在反映正当的诉求,在表达对徽州的感情。在党中央倡导推进社会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今天,我们希望有关部门转变多年的思维模式,践行群众路线,改进工作作风,与民众齐心协力共迎徽州归来,30年的心病一旦解除,爆发出来的热情与干劲一定会成为推动徽州快速发展的巨大力量。

 楼主| 发表于 2016-6-18 20: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舌头 于 2016-6-18 20:18 编辑

不能不算经济账
要折腾就得花钱,关键是这钱花得值不值,还得首先搞清楚得花多少钱,显然拍脑袋估算一下是不可以的。
上面讲过,“黄山”改名“徽州”有人说至少要1亿元。
哪些地方要花钱?那篇报道画了一张图,大概有以下几项:
1.世界地图、中国地图、省市区地图改版;
2.各单位名称、地址变更;
3.单位公章、财务章,检查、核定、证明、记录等各类印章的变更;
4.标牌、标记、牌匾更换;
5.各类户籍、身份证、毕业证、工作证等证件变更;
6.出版物、公文纸、红头文件纸,单位信笺等变更。
我们逐项来分析一下:
1.地图肯定要改。地图出版社不是公交公司,政府财政没有补贴的义务,爱改不改自己定,没人买是硬道理。电子地图的厂家恨不得做到天天能更新,改个地名比把新修的一条路画上去简单多了;
2.凡涉及到与“黄山市”三字有关的单位名称必须改,但不是黄山市所有的单位名称都要改,地址更改也可以分步进行;
3.凡有“黄山市”三字的章必须改,不是黄山市所有的章都要改,比如“歙县人民政府”的大印就不用换;
4.同上;
5.都不用急着换。比如身份证,没有任何规定改个地名老证就必须作废,标着“安徽省巢湖市庐江县”的身份证在有效期内照样能证明身份,也没人规定“徽州师专”的毕业证必须换成“黄山学院”才管用。真担心黄山市140多万人、身份证成本20元这差不多3千万也算进了那1亿元中。
6.合理的计划就能让浪费减到接近于零,又不是今天说改明天就改了,过渡期内用完了再印或少印些放着是可以的吧。
从分析来看,花钱的地方主要集中在黄山市四大班子、市直单位、三个区的公章、财务章及相关业务用章和标牌、牌匾上,一个单位预算1万够了吗?黄山市政府网站公布的市直单位是61个,全市算500个单位,好象觉得这两个数字都绰绰有余。当然组织一套班子来调研要花钱,要出差、要开会、要人员工资、要办公经费,100万能管1年吧?这样算把自己都给吓一跳,一根筋的思维肯定还有许多没想到,比如那些众多的无形损失。各位看了可以喷我,可以给我上课,这时感到黄山市民政局长说的“深入调研”很有水平,拍脑袋的想法真的是让人觉得很心虚。
我在《徽州复名:不信春风唤不回》一文中说过,去年底的枞阳县划入铜陵市、寿县划入淮南市是很好的调研学习案例,而更有参考价值的是原巢湖地级市的撤销,那些划入合肥、芜湖、马鞍山的市县和单位更名成所在地级市时花钱的账目应该已经统计出来。现在流行一句话:能花钱解决的事就不是个事,很明显这个“事”不光是钱的事。
如果真的需要1亿元,建议将整个过程分几年进行,每年分担一部分以减少经济压力。徽州学人吴子桐说过:“假设徽州复名得以批复通过,如果届时公共预算里面没有或者缺少复名所需要的行政开销,我愿意为此捐款,我也相信会有很多人为此众筹。”如果民间有组织来促进徽州复名动议,我不但愿意捐款还可做义工,心甘情愿地尽自己一份力量。
徽州复名需要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也需要更多的人了解徽州和徽州文化,推荐阅读黄山市政府网站“人文徽州”栏目、安徽绩溪网“还我徽州”栏目、歙县政府网站“梦萦徽州”栏目(链接见后),特别是绩溪的“还我徽州”,荟萃了徽州复名之争的众多文章,热爱徽州文化和关心徽州复名的朋友,非常值得一读。
徽州复名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从市到省再到国务院,哪个环节都是动一发牵全身,有关部门和领导也有纪律与制约,掌控大局不能只认“徽州必须复名”一个理,他们不是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不在其位无从体会其不易。当年改“黄山”,有落实邓小平指示的强大压力,省里、中央很重视,自然是徽州地区党政部门的头等大事;而今“黄山”改“徽州”,至少还没有足够的条件“必须”成为黄山市委、市政府的重点工作,更何况要改就意味着宣布老领导犯了错,改起来既麻烦又花钱,因此维持现状就成了官方近30年来的主基调。我们理解其中的苦衷,也希望领导们体察民众的愿望和企盼,只有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才能实现共同目标。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强调依法治国,国务院废除了许多不合理的行政管理条例,总书记在最近的讲话中多次引用古语,说要留得住乡愁,就是告诫全党和领导干部要弘扬中华民族优良传统、传承前人留下的灿烂文化,这就是徽州复名再次热议的社会大背景。
 楼主| 发表于 2016-6-18 20: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舌头 于 2016-6-18 20:21 编辑

  2021年5月28日,是徽州900周年诞辰。这样一个中国人非常难得、古今崇尚的好日子,我们能迎接徽州归来吗?还有5年,如果黄山市民政局真的开始了“深入调研”,依法为民办事,那一天的到来是相当令人期盼的。如果上面提到的“领导表态”报道是真的,就借用陆放翁的一句诗来表达此时的心情:
  千年徽州归来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推荐链接:


            
                         (2016.05.22 于合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绩溪论坛(安徽绩溪网)  

GMT+8, 2018-6-21 08:48 , Processed in 0.28357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